当前位置: 鸿运线上娱乐>彩票动态>「sifangyule」看了那么多版《茶花女》,上芭的这版舞剧为何还是令人期待?

「sifangyule」看了那么多版《茶花女》,上芭的这版舞剧为何还是令人期待?

时间:2020-01-11 15:05:59    编辑:匿名   浏览次数:2437

「sifangyule」看了那么多版《茶花女》,上芭的这版舞剧为何还是令人期待?

sifangyule,法国作家亚历山大·小仲马创作的《茶花女》堪称世界文学的不朽珍宝,于20世纪后期被搬上芭蕾舞台,至今已有多个版本,备受世界各大芭蕾舞团的青睐。

△ 小说《茶花女》

作为第21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参演剧目,上海芭蕾舞团推出的建团40周年庆典巨制——原创芭蕾舞剧《茶花女》将于11月16日、17日献演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英国指挥迈克·英格兰将执棒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现场伴奏。

△ 上芭版《茶花女》演出海报

舞步有“潜台词”

上海芭蕾舞团版芭蕾舞剧《茶花女》以文学原作为创作蓝本,讲述了发生在法国七月王朝背景下的悲剧故事——

为生计而沦为上流社会交际花的玛格丽特与富家青年阿尔芒相爱,然而贵族阶级道德观念的禁锢、诸多的误会和不解成为二人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玛格丽特最终患病遗憾离世。

△ 1936年嘉宝版的电影《茶花女》

为突出故事的悲剧色彩和戏剧冲突,上芭艺术总监、编舞大师德里克·迪恩运用倒叙的手法,以女主角玛格丽特生命弥留的时刻作为舞剧的开端,由此引出她与阿尔芒之间冲破世俗、真挚热烈却又波折无奈的爱情。

德里克表示,“这部芭蕾舞剧以女主角的视角为出发点进行创作,编舞时,我并没有受限于纯古典芭蕾的框架,而是把人物的性格融入了各个舞段,通过编舞呈现人物间激烈的情感。”

△ 德里克介绍舞剧 ©郭新洋

在所有芭蕾舞剧中最难的就是戏剧芭蕾,不仅要求舞者有深厚的芭蕾功底和精湛演技,更需要表演者准确把握角色内心情绪和情感表达。

剧中男女主角从相遇、相知、相爱到误解、离别的爱情之路将藉由多段双人舞一一呈现,这些舞段蕴藏大量的潜台词和戏剧性,对演员是极大挑战。

△ 男女主角吴虎生和戚冰雪在排练中 ©郭新洋

打造“电影质感”

担任上芭版《茶花女》作曲的是英国bbc95版《傲慢与偏见》的配乐卡罗·戴维斯。

为了该剧音乐的创作,卡罗和德里克进行了反复沟通,以了解舞段的编排,不同场景中需要表达的情绪,音乐的节奏、强弱以及时长等关键信息。

经过反复的细化与调整,卡罗承诺“最终呈现的舞剧音乐将极富电影质感”,“我们会用音乐营造那个年代华丽特质和浪漫气息。”

△ 上芭版《茶花女》主创团队 ©郭新洋

来自英国的舞美及服饰设计亚当·倪通过多达60个种类数百件的硬景道具,为芭蕾舞剧《茶花女》还原了19世纪法国上流社会及乡村的风貌。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剧中“戏中戏”的场景真实再现了小说中男女主人公初次相遇时巴黎歌剧院的原貌。

△ 男女主人公初遇时的巴黎歌剧院将会被重现

亚当透露,写实之外,整个舞美绘景将以一种朦胧的水彩风格,暗示女主角玛格丽特正在通过回忆向观众讲述自己的爱情故事,总共7幅绘景以不同色彩和形态的茶花外化了她内心的情感。

亚当为全剧设计了85套服装,96套饰品,这些服饰在保留了1850年代的时代特征,比如使用裙衬、紧身衣的同时,也做到了轻巧和便于换装。

△ 剧中美丽的裙子 ©郭新洋

△ 精美的头饰 ©郭新洋

色彩上,群舞的服饰和舞美设计使用了同一色系,区别于玛格丽特的服饰,令她成为全剧的焦点。

邀约纷至沓来

在上海芭蕾舞团建团40周年之际,拥有自己版本的《茶花女》让上芭团长辛丽丽兴奋又期待。

将这部改编自经典名著的芭蕾舞剧纳入上芭的剧库,意味着上芭朝着更为专业化、国际化、市场化迈进。

△ 辛丽丽在《茶花女》的新闻发布会上 ©郭新洋

据悉,为了精心打造好这部诚意佳作,全团上下以最大的热情和最强的阵容全力投入,经过数月准备和艰苦排练。

如今,《茶花女》未演先热,演出邀约已纷至沓来,明年3月和6月将分别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和北京国家大剧院上演,并将在全球进行20场巡演,向中外观众展现海派芭蕾的独特魅力,助力打响上海文化品牌。

11月29日至12月1日,该剧还将作为上海国际舞蹈中心三周年庆系列演出献演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大剧场。

“玛格丽特”和“阿尔芒”是如何炼成的?

△ 吴虎生和戚冰雪在排练中 ©郭新洋

这部《茶花女》对现实中存在一定“年龄差”的戚冰雪和吴虎生两位主演来说也是巨大挑战——一个要“催熟”自我去感知上层社会交际花周旋在众多爱慕者间的复杂生活,一个要拼命“减龄”寻找青春懵懂时爱的初体验。

戚冰雪

方才20岁出头的戚冰雪是上芭最年轻的主要演员,从舞蹈学校到芭蕾舞团,舞蹈演员的生活远比人们想象得要单纯。

△ 戚冰雪

要如何去获得“玛格丽特”丰富的情感经验值?答案只能从书本和电影中寻找。两个月前就开始捧着《茶花女》原著连读两遍的戚冰雪说:“其实书中的玛格丽特去世时也不过25岁,和我年龄相仿,只是生活环境不同。”

为了演出“玛格丽特”的风情和个性,戚冰雪对着镜子反复练习眼神、表情、手势,“要在细节上有说服力,人物才能立起来。”

戚冰雪说,演绎玛格丽特最大的挑战在于心理上的揣摩和转换:“对拥有美貌和魅力的玛格丽特来说,爱情来得如此容易……我觉得她最初是不爱任何人,甚至看不上‘爱情’的,直到她遇到了阿尔芒。从不屑一顾到一往情深,再到最终被背弃,如何把这些心理情感变化清晰地传递出来,是最难的。”

△ 戚冰雪为了演好“玛格丽特”下了苦功 ©郭新洋

读《茶花女》,戚冰雪一共哭过两次,一开始是为“阿尔芒”而哭,“我觉得这个男主实在太好了,他为玛格丽特付出了那么多。”而结尾时则为“玛格丽特”流泪:“看到最后才发现,真正付出一切的其实是玛格丽特,最初对爱情不屑一顾的她最终为爱倾其所有,她的付出是阿尔芒难以想象的。”

吴虎生

和戚冰雪相反的是,吴虎生却在拼命回顾过往寻找青春懵懂时初恋的美好。

△ 吴虎生

“以我现在的年纪演阿尔芒,需要的是‘减龄’式的心理体验。”吴虎生说:“阿尔芒年轻、单纯,将爱情视为一切。相比舞步和技术,揣摩他的内心和行为更为重要,我花了很多精力去细致恰当地处理人物。”

演绎“阿尔芒”对如今的吴虎生而言是难能可贵的体验,或许是舞者成熟到一定程度,都想要尝试更具有表演空间的角色,“我越来越喜欢戏剧化很强的情节,不需要特别展示技巧,就能够将所学的舞蹈技巧和基本功潜移默化地带到表演中,我特别珍惜这种能演绎真实情感的角色。”

新演艺工作室

作者:朱渊

编辑:小开

图片:郭新洋摄影,部分源自网络

永丰国际

© Copyright 2018-2019 youkanbike.com 鸿运线上娱乐 Inc. All Rights Reserved.